当前位置: 主页 > bbin平台 >
网购的“吃货”敲诈产业链揭秘
2017-12-30 16:38 来源:四川药学网
    在一个名叫“某某吃货群”的聊天群里,群主每天都定时发这样一段信息,不少人就询问有没有“链接”,群主或者其他成员就不定期发放一些链接,各个成员开始认领。一两天之后,这些成员不断在群里晒“打链接”的成果,有的还在询问店主“不承认”怎么办,成员们又会开始分享如何对付各大电商平台的店主或卖家。
 
   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被称为“电商吃货”的行业,正是流传已久的“网购黑灰产”行业,主要针对一些电商平台上的商家发起退货、差评、假货投诉等行为,然后以此为要挟,对商家进行讹诈。打开聊天的搜索界面,输入“淘宝”、“吃货”等关键词,会有上百个群出现。
 
    刚刚过去的“双十一”网购节,阿里巴巴、京东、唯品会、苏宁等各大电商平台交易额连创新高,网络购物已逐渐成为每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 
    南都记者随机加入一个群,发现需要扫一扫交费才能加入。该群公告写道:“群内有退款教程软件等,不比别人的差,仅退款美滋滋。群主每天带你们上车撸货。为打造绿色购物平台,而培养的一批一批的打假人士,为社会无情奉献,群主只为你们服务,带小白收徒,接打同行店,教防打假人。”
 
    南都记者联系了这个群主,群主告诉记者,群里主要进行“链接分享、经验介绍”,有一些合适的货品链接,会直接放在群里,群成员就可以集中对链接的货品进行“开车”。
 
    但在看似繁荣的网络数字交易背后,却隐藏着很多鲜为人知的“网购黑灰产”。有的人仅仅是通过虚假退货,十天内就赚了近5万元。南都记者调查显示,恶意差评的软件开发和交易平台,非法信息数据获取、退货经验交流群组等,互联网黑色与灰色产业相互交织且多处于无管理状态,在网上滋生了大量的诈骗、讹诈等违法犯罪活动。
 
   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“吃货”围攻的链接,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,如广告极限词违规、系统BUG等,这种行为要在实体店铺中也许很快能被店家改正。但在网络上,因为买家通过网络与卖家沟通,这些信息会瞬间被广泛传播,卖家即便是自己发现也根本没有改正的时间,也许一款商品,就能让卖家关店破产。
 
    在这个名叫“某某吃货群”的聊天群里,群主发送的一张图片显示,他们发现了某店铺一款正在销售的某品牌运动服,购买后与卖家交涉,其展示的与卖家的聊天记录显示,卖家在接到投诉后“秒退”。该群主告诉南都记者,他在与卖家交涉过程中,对卖家威胁要以卖假货为由发起“投诉”,卖家立马与他协商能否退款,然后双方就达成了一致。
 
    “衣服就不用退给卖家了,可以拿到其他二手平台去卖,498元的原价,150元出掉是很容易的,赚的就是这个钱。”他对南都记者透露了操作手法。
 
    “很多卖家愿意息事宁人,选择赔钱给买家,如果碰上直接退款的,肯定选择不要货,这样的恶意举报就完成整个流程了。”一位在某电商平台开店的卖家对南都记者说。很多情况下卖家不愿意走鉴定流程,鉴定流程需要投入时间、金钱,结果还不一定有利于卖家。
 
    一位常操作此类“打假”行为的买家告诉南都记者,在下单之前他会先问一下是不是正品,一般卖家都会说是正品,等拿到货以后,再称其是假货,之前关于“正品”的聊天记录截图就可以作为证据。如果卖家同意退款,就会叫买家改退款理由,不同意的话直接申请“仅退款”,如果卖家拒绝就申请介入、举证,等卖家举证后就等客服处理。
 
    “大部分的这类卖家都是小卖家,所以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能自证的证据,要是卖家上传了进货小票或者授权书,你就一口咬定是假凭证。”这位买家对记者说。
 
    此外,在南都记者走访的全国著名电商聚集地浙江义乌等地,“黑灰产”极为嚣张,对电商平台卖家的伤害巨大,有不少卖家因为一款产品的价格标注错误不仅导致亏本,甚至直接关店,更有卖家看到这样的钱来得太容易,转而成为“黑灰产”的一员。
 
    在平常语境下,“吃货”泛指喜欢或追求美食的人,但在网络的隐秘江湖里,这个词还有另一层含义,它的背后是对电商平台第三方商家的利益纠葛。
 
    “带新人入行上车(吃货、退款不退货、假一赔十、处理任何违规等教全套技术,送链接)……,需要学习可加Q,不需要请勿扰,诚信带人,学费188。”
 
    在“网购黑灰产”世界里,某款商品就直接叫“链接”,“吃货”也被称为“打链接”,其中的手法眼花缭乱,对卖家也是层层设陷。
 
    “上车”
 
    组织成员集体差评攻击卖家,获利后解散
 
    在这些“吃货”群里,不时有人发出“有链接么?求上车”、“有链接,车找人”。在这套体系里,“上车”的意思是发现了可以操作的货品,当有人说可以一起操作的时候,买家们就会拉一个小群,链接发出来,然后集体操作购买一定量的货品。
 
    除了以“打假”的名义,恶意差评、恶意投诉违反《广告法》也是“吃货”常用的几种手段。
 
    南都记者以一名买家的身份,参与了一场以“恶意差评”为主要手段的“吃货行动”。一个组织者先组织了一个小群,链接发给每一个成员,商品是一款“红枣灰枣”,售价29.9元。组织者让群里每一个成员分别到店铺下单两次,这样的话每一单都可以发一条差评,对于这款商品来说,差评率就能显著提升。越多买家参与效果越好。
 
    所有成员都购买了这款红枣,卖家很快就发货了。卖家发货以后,组织者在群里迅速告诉每一位成员可以进行差评了,不会差评的还发了一个“差评模板”。
 
    在发给南都记者的差评模板上这样写道:“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一次网购,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差评。实在是忍无可忍了,从没买过这么垃圾的货,物流慢不说,服务态度差不说,描述不符合不说,大枣还烂了许多,为了增加重量居然用水泡。拿到包裹,跟一包垃圾真的没区别,包装相当简陋。这是食物,人吃的啊,居然这种包装。卖家能否用点心?吃吃大枣,还有股怪味,根本没法吃,一气之下全扔了。花这么多钱就是被欺骗,没谁了。”
 
    然而,在这些差评集体发出的时候,距下单付款仅仅过了几个小时,订单还显示为“已发货”,根本没有显示物流信息。南都记者于是问:“根本没有收到货,怎么差评?”组织者表示,“我们这个是差评群攻车,就是五六个人用差评攻击店铺,卖家看到这么多差评百分百拿钱了事,然后我们分红。”
 
    12月21日上午,针对“红枣灰枣”的这单攻击事件中,卖家在集体差评中“认怂”,答应为所有参与的买家“退款不退货”。一名买家分享道:“店家是个硬骨头,这次就当你们跟我练练手,虽然没搞到钱,但是有大枣吃,也是美滋滋。接下来我们搞一款酥饼,这次要搞钱。”说完,又把一款酥饼的链接发到了群里,准备开始新一轮攻击。
 
    在一位网店店主遭遇到的“集体差评”事件中,买家都是集体下单然后集体差评,数量大到可能会让店铺评级瞬间下降很多,特别是一些中小卖家,评级下降意味着流量损失。与这些损失相比,卖家大都选择给钱了事。
 
    “比如你购买的这款红枣,它的评价很难量化,好不好吃是一种主观评价,而且取证也很困难,比如红枣泡水,到底泡了没有?很难界定。一些差评者就是专挑这些品类的商品进行‘群攻’卖家。”一位经营网店的卖家对南都记者解释道。
(责任编辑:admin)